人工智能律師與律師事務所究竟哪個好?

發布時間:2019-12-09 16:13:00

從“互聯網+法律”到“人工智能+法律”,法律服務領域的技術變革呈現爆炸式增長。一些行業內外的討論已經開始。人工智能會取代律師嗎?關于這個問題,我想從三個方面來談,每個方面圍繞三個關鍵詞。

從“互聯網+法律”到“人工智能+法律”,法律服務領域的技術變革呈現爆炸式增長。一些行業內外的討論已經開始。人工智能會取代律師嗎?關于這個問題,我想從三個方面來談,每個方面圍繞三個關鍵詞。

此前很多律師都提到,法律服務的不規范將成為法律人工智能不可逾越的障礙。什么是“非標準化”?我認為它體現在三個方面:目的、情感和緊張。

專業律師服務的價值不僅在于法律專業知識本身,更在于對客戶目的的理解和事先的判斷。

以商業律師的工作為例,在審查工程合同的過程中,對建筑材料的價格有多種參考標準,有些參考價格會隨著市場而波動。律師站在供需雙方的角度,處于優先成交或優先防范風險的地位,對具體條款中價格標準的選擇有不同的判斷。在這種判斷的背后,我們不僅要充分了解客戶的經營宗旨,還要熟悉客戶行業的規則和做法。它不是一個充滿法律法規和案件處理的數據庫。

客戶找律師只是想知道他是否可以離婚,打贏官司,并收回債務?這些事情都是非常重要和真實的,但除了法律糾紛本身,一個活著的律師往往會充當委托人的情感依賴。

有很多律師在深夜接到客戶的電話,談論案件中突然失去的情緒。即使法律人工智能能夠通過預設程序和在線數據的支持,正確回答客戶的所有專業問題,但如果不能正確應對客戶的情緒波動,相信很難獲得當事人的信任。

目前,法律人工智能有兩種模式。一種是預設一個程序,回答一些常見的法律咨詢問題,比如你是否可以離婚,你是否可以獲得監護權,你可以賠償多少交通事故。另一個就像沒有訴訟一樣。通過對大量數據的積累和挖掘,可以在后臺、匹配、更靈活的解決方案中對用戶的法律服務需求進行分析,這些解決方案基本上都是基于現有的法律數據。

律師日常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解決很多前所未聞的問題,很多合同協議、公司架構,在律師意識到之前,世界上沒有數據記錄,也沒有基于歷史數據的機器人,所以恐怕不能有同樣的適應性。

面對每一次人工智能的熱門話題和層出不窮的法律人工智能產品,我不認為律師的態度應該是“冷漠、恐慌和追求”。

首先,對新技術的無知很容易導致——律師應充分發揮收集和掌握信息的專業能力,了解與行業相關的新事物,雖然目前只是概念炒作,未來不會成為行業改革的契機;其次,恐懼大多來自外行的擔憂——真正創造服務價值的律師自然理解法律服務的原創性和難以替代的核心法律人工智能只會嘲笑那些法律人工智能替代律師的言論。追求者對自己的定位視而不見。在這些新技術、新概念的新聞包圍中,律師也應保持充分的理性,在理解的基礎上,審視這些概念的真實性、背后的機制,并結合自身所處的行業環境、職業階段、發展需要,最終決定是否跟進。

汽車、火車、輪船、飛機等交通工具的出現,打破了人類空間的界限;網絡、電話、微信等通訊工具的出現,打破了人類信息的界限。新技術帶來的許多輔助工具,就像人類在陸地、空中和網絡世界中的觸角,是人類本體論的延伸,幫助人類突破生物本體論的局限。

君子之性不異,乃是善與假。相信法律人工智能產品的研發和完善最終會成為律師服務的延伸。知道如何使用這些擴展的律師可以提高效率,打破時間和空間限制,為自己和客戶創造更多價值。

事實上,法律人工智能的研發離不開律師。筆者曾參與過一款法律智能產品的研發。目前,該產品計劃在離婚、勞資糾紛、貸款糾紛、交通事故四個環節上線。在研發過程中,除了研發團隊內部開發人員的參與外,團隊還與各部門相應法律專業領域的個別律師、律師團隊甚至所有專業律師進行了密切的溝通與合作。

人工智能的前提仍然是人工的,法律人工智能的經驗和判斷不會無中生有。形成過程離不開業內資深律師的智力貢獻。只要有意向合作的機會,其實還有很多。既然法律人工智能是一種必然的新趨勢,為什么不參與它,成為法律人工智能的奠基人呢?

在律師行業,對于一些低技術含量的服務,也不乏利用信息不對稱收取高額費用的現象。對于法律服務消費頻率不高的普通人來說,一個不稱職的律師會留下長期的心理陰影,使法律服務市場對外看“很深”。

法律人工智能的主要市場領域是技術含量低、智力成果少、操作規范的法律服務。在保證服務質量的同時,規模效應將大大降低單一服務價格,消除過去成本效益嚴重失衡的法律服務。

通過法律人工智能搭建律師與客戶之間的橋梁,將使法律服務市場上的信息流動更加迅速、準確、透明。

客戶有更多的決策參考。法律服務進入買方市場。律師事務所只有不斷開發出更符合市場需求的個性化法律產品,不斷提升用戶體驗,才能在未來的多維數據篩選中脫穎而出。這迫使律師、律師團隊和律師事務所向高端業務邁進,單向積累更好的歷史數據,最終優化整個法律服務市場。

在筆者看來,目前看起來新穎的法律人工智能產品,在不久的將來,將成為律師乃至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們每天都會使用但從不談論的基礎設施。

這樣的基礎設施一旦建成,可能會將法律服務市場推向兩個層面:普通的法律服務領域完全由人工智能運作,不需要浪費人力資源,基本法律服務的市場價格將回歸理性;而律師也將借助法律人工智能產品獲得更強的信息整合、分析和判斷能力,因此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度努力研究和深化細分服務領域,順應法律服務市場結構的變化。


快速时时彩计划 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做输入法 如何赚钱 长沙麻将怎么打视频 新时时彩 36选7专家预测下期号码 杭州体育彩票网站 彩票平台代理 云南德宏麻将 广东时时彩 三四连码奖上数打一肖 排列五360安全购彩 青鹏棋牌官网充值 巫师三卖什么赚钱 足球大小球分析软件 二分彩 fifa mobile怎么赚钱